抗日之暴力军团

第2190章 无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千煌 本章:第2190章 无题

    款爷独自下楼。郑泽壮则立马叫人跟上,席项冲也带着人赶紧下楼去了。

    这是一个比较紧急的事儿,这事儿涉及到方方面面。

    跟着款爷下楼,几个民兵始终距离款爷不远不近。

    款爷进了药房,起初那郎中看见款爷,客客气气的看着,然后问道,“这位爷,您的病情好些了没?“

    刚刚问完这句话,看见他身后的几个人,也是紧张起来,赶紧的让人给款爷到了一杯水,毕恭毕敬起来,“这位爷,要不,我再给您把把脉?”

    款爷点头,“那就有劳您了!”

    那郎中把手搭在款爷左手的手腕上,然后摸着自己的虎子,过了一会儿,他睁大眼睛,然后说道,“奇怪,这和上次的脉搏不一样!”

    听到这儿,款爷赶紧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的?”

    “您别着急!”郎中说道,“上次把脉,那种感觉是九死一生,而这次,确实枯树逢春啊!”

    “我好了?”款爷问道。

    “确实是有好的症状了!”说完,郎中让款爷把衣服弄起来,然后看起来他的伤口。

    这一看,着实是让郎中觉得惊讶,上次看,那伤口还那么大,怎么现在一看,却已经快要痊愈了?

    莫不成,是他送给款爷的那药材起了作用?

    那郎中一见自己的药材起了作用,心情大好,连忙又给抓药的伙计说道,“去,再把昨天给这位爷抓的药拿上两幅!”

    抓药的伙计答应了一声,连忙去了药柜按照昨天的方子又给他抓了两幅。

    款爷奇怪的看着他,“你好,我的病真的好了?”

    “是真的!”郎中得意的说道,“这病,我也没有想到,就这样给你看好了,看来,我现在有了这样的经验,以后再有这样的病人,我就好说了!“

    “这可不是你治好的!”款爷说完,突然觉得,不应该透露这个消息。

    那郎中脸色一变,然后惊讶的看着他,“那敢问是谁?“

    “这个……我不方面透露,但是,你记住,你还咩有这个能耐!”款爷说完,拿过那抓药伙计手上的两服药,“这个药,我就先拿着了!”

    说完,款爷就出门儿去了。

    那里郎中赶紧的出门儿去,然后吼道,“这位爷!“说着,郎中跑到了款爷的跟前。

    他拉着款爷的袖子,“这位爷,世上有这么厉害的郎中,我可得亲自拜访呢!”

    “有机会,我找他过来!”款爷说道。

    这时候,两三个民兵赶紧过去,把郎中的手拉开,“不好意思,请你不要靠近他!”

    郎中害怕的后退两步,然后给几个民兵鞠躬。

    郑泽壮在远远地看着,然后看着身边的席项冲问道,“我说政委,你说这个款爷是不是真的是一个骗子!”

    “这个我可真的不知道!”席项冲说道。

    “他行动鬼鬼祟祟的,他一个人上茶楼?我怎么这么不信呢?”郑泽壮说道,“政委,您想想看,一个商人,唯利是图!即便是真的累了,到了这里,然后找郎中讨口水喝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去茶楼,那里的消费可不低呀!”

    席项冲觉得,郑泽壮说的,很有道理,他也想不通,想这款爷平常都很抠唆的,就连给东集村捐款捐物,他都是把家里的陈粮拿出来的,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茶楼?再说了,款爷家的平常用度,也都是非常普通的,他怎么会拿出钱来去茶馆?

    有这样的疑问,让席项冲觉得款爷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行了,咱们跟着款爷走!”

    款爷哪里都没有去,他直接回了村里。

    席项冲想不通的事儿,只能自己去慢慢琢磨,他交代给郑泽壮,“好好看着他,别让他出事儿,但是,也别让他随意跑!想去哪儿,一定要让他交代清楚!”

    “政委,你就放心吧!”郑泽壮说道。

    “行!”

    说着,席项冲就走了。

    这里的事儿,一切如常,出了款爷出走,并没有其他什么事儿。

    等到款爷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刚刚躺在床上,韩青便出现了。

    他坐在款爷的床边,然后小声说道,“款爷!”

    款爷吓了一跳,然后说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早就进来了!”韩青说完,然后说道,“那中村幸之助,是鬼子,这你应该知道吧?“

    “我知道!”款爷说道。

    “我怀疑,咱们中间出了内奸,而且,你的老太婆就在这里,所以,你别担心,也别难过,我这里觉得会给你一个交代!”韩青说道。

    “内奸?”款爷奇怪的问道,“怎么可能啊,都是熟悉的人,怎么可能有人抓我的老太婆?”

    “就是因为熟悉才要这么做!”韩青说道,“你安心休息吧,我保证,两天之内,把你家老太婆找到!”

    “行,我相信你!”款爷说完,然后又说道,“还有,谢谢你了,我的病好了很多!”

    “那就行!”韩青说完就消息了。

    款爷赶紧起来,发现床边早就没人了,他擦了一把汗,然后摇着头,“这家伙是人是鬼?”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守在款爷家门口的人有增无减,郑泽壮则把他当做了最大的嫌疑人!

    这一点,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款爷出门儿,都有人跟着。

    “你们干什么?我上茅房!”款爷有些生气!

    “你去就行了!我们跟着你!”两个民兵跟着款爷说道。

    “行,行行行,你们行!”款爷一摆手,然后就去找郑泽壮,而郑泽壮对款爷更加没有好气,“哎呦,款爷,你这么生气做什么?”郑泽壮问道。

    “你什么意思,让人跟着我,我上茅房都有人跟着,怎么?这是保护我,还是提防我?”款爷生气的问道。

    “不好意思,都有!”郑泽壮说道,“在没有查清楚你老太婆去向之前,我们必须保护你,在你没有交代清楚你昨晚到底是去做什么的时候,我们必须提防你!”

    “呵呵!”款爷瞪着他,“行,你真行!”

    韩青把这事儿告诉了杨飞,杨飞也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内奸,而最大的嫌疑人,则是郑泽壮,韩青也点着头,“我也觉得是他,可是,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

    “证据那些好说,你要知道,现在鬼子到底要做什么!”杨飞问道。

    “他们想要摸清楚咱们这里的布防,然后对集村发动攻击,进而摧毁咱们的兵工厂!”韩青说道。

    “对啊,兵工厂才是他们的最重要的目的,韩青,我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这集村的事儿,交给你!还有,我会让王志飞关键时候帮助你,你不要觉得难,鬼子现在蜷缩起来了,他们是在等,肯定是在等,摧毁咱们一个兵工厂,这不难,鬼子只要开着飞机过来就行,可是,他们偏偏不这样干,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韩青问道。

    “很简单,他们是想要让我分神出来,他们现在防守,是在等援兵,等援兵一到,他们就会攻击,现在,他们是想要让咱们乱起来而已!”

    杨飞点了一支烟,“所以说,你现在负责集村的事儿,席项冲呢,他现在还蒙在鼓里,不过,也不要告诉他,我相信,这个内奸绝对取得了席项冲的信任!”

    “先生,你早就看清楚了?”韩青问道。

    “鬼子在黔驴技穷的时候,就只会这样做,这么多年了,我都习惯了!”杨飞笑笑,“这只是小事儿,鬼子现在不敢从他们的坦克工厂调兵,咱们的人可都盯着呢,所以,他们要是想要攻打咱们的兵工厂,必然会悄悄的派人去搞破坏,而成功的几率是很小的!”

    “先生,既然这样,首档气从的应该是南集村,南集村的郑泽壮那就有很大的嫌疑了!”

    “但是你别忘了,还有西集村的杨凡,我虽然我和他没有交集,但是,西集村离咱们的兵工厂最近,杨凡的这个嫌疑也是很大的!”

    杨飞说道。

    “嗯,行,我知道了!”韩青说完,然后就站起来要走。

    杨飞说道,“韩青,记住一点,不论是谁,敢要背叛党和国家,那就就地枪决,不必知会我!”

    “是!”说完,韩青就离开了。

    韩青离开,杨飞便把王志飞叫了进来。

    “大哥,你找我做什么?”王志飞问道。

    “志飞,你过来!”王志飞从门口进来,然后坐下。

    “大哥!”

    “现在,集村有些事儿,你带着保卫连随时等待韩青的命令!”杨飞说道。

    “韩青的命令?”王志飞有些奇怪,“大哥,保卫连是保卫您的安全的,和韩青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现在集村有些事儿,我让韩青去处理了,所以,我这边给我留下一个排,包括你在内,听从韩青的调遣!”杨飞说道,。

    “行!”王志飞有些不情不愿的。

    ……

    一处不知名的山上,一个男子看着周边,然后笑了一声,他回头看了看那个被掩藏的山洞,然后点了一支烟就往里面去了。

    进了山洞,一个老太婆被捆绑着。她的眼神迷离,似乎生病了一样。

    “哼哼!”男子轻声咳嗽了几下。

    老太婆睁开眼睛,看着对方,山洞黑暗,她看不清对方到底是谁。

    “你……你为什么抓我?”老太婆问道。

    “想抓你还用理由?”

    这声音,让老太婆觉得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半会儿就是想不起是谁!

    “你是谁?我怎么听你的声音这样熟悉?”老太婆问道。

    “当然熟悉了!”说着,男子在山洞中点了火把,火光把整个山洞照亮。

    老太婆抬头去看,只见那男子蒙着面,那样子,轮廓很是熟悉,只是,她还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而已。

    “怎么样,看到我这幅样子,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男子问道。

    “很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老太婆这时候,竟然没有了那么紧张,她看着那男子,“小兄弟,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绑我?我们家也没有多少钱,这绑我是为什么?”

    “呵呵!”男子笑了一声。“不是我要绑你,而是皇军要绑你!”

    “鬼子?”老太婆惊讶的问道,“鬼子绑我做什么?”

    “因为你们家那口子不听话,所以要绑你!”男子说道。

    “我们家老头子?老头子什么时候认识的鬼子?”老太婆对此有些疑问。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你家老头子的是不是浑身发痒?”

    “对!”

    “是不是挠的出了血,还在挠?”男子又问道。

    “是啊!”

    老太婆看着他,“莫不成,是鬼子下毒了?”

    “你说的没错!是皇军下的毒!”男子说完,然后看着老太婆。

    “你……你是汉奸?”老太婆问道。

    “汉奸?我当鬼子的汉奸是出于无奈,因为,我要报仇!”男子说道。

    “国仇家恨,为什么要投靠贵子?”老太婆摇着头,“这一点我真的想不通!”

    “想不通?”男子看着她,“你是不知道我是事儿,你是不知道我一家人是怎么死的!”

    “你是谁家的?那个村子的?”老太婆问道。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男子说着,拿出一把匕首,然后架在老太婆的脖子上,“呵呵!”

    “小伙子,你杀了我,没关系的,虽然你我可能有些见过,但是,我相信,我没有和谁结怨,我这么大年纪了,死了就死了,你能说说,你到底是谁吗?”老太婆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男子说完,然后看着她,“反正,你逃不出去,死也会死在这里!”

    说完,男子把脸上蒙面的布子拿下来。

    只见,这男子左半边脸似乎毁容了一样,他身材高大,但是,眼睛中却是一股子的仇恨。

    “我这个样子,不知道……你还认识不认识呢?”男子问道。

    老太婆仔细盯着他,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这人叫什么名字。

    “我提醒你一句,兰花花……”男子说道。

    老太婆惊讶的看着他,“是你?”

    一提到兰花花,老太婆怎么会不知故是谁,这可是隐藏在他和款爷之间的一个秘密,这么多年从未和别人说起,更别说被人知道了,没想到,这男子现在出现了。

    她闭上眼睛,似乎是认命了一样。

    寒风从洞口吹进来,男子的笑凝滞,他想不屑,可是,怎么才能做到那样的大度?

    ……

    集村依然紧锣密鼓的寻找款爷的老太婆,可是,依然没有什么进展,唯一有进展的,明确了款爷老太婆从来没有离开过集村,想要找到他的老太婆,肯定是从集村继续寻找。

    民兵被分成了四个部分,每个部分又分成了若干小部分,可是,即便是这样的密集的寻找,依然没有找到。

    款爷在自己的房间,他来回踱步,这些年来,他想起了好多东西,都是和他有关的,可是,他并未有与人结怨,更别说集村这些老百姓了。

    郑泽壮在村口安排了很多人,所以,很多想出村的都没有办法离开,那些想进来的陌生人,依然不可能进的来,为的就是尽快的找到他的老太婆。

    杨凡的推断也不错,老太婆出不去,那就肯定在集村,西集村他找遍了,就是没有这个人。

    这个时候,赵兴来了,他拿着一斤酒,然后找到杨凡,“杨队长!”

    看到赵兴来了,杨凡问道,“你小子今天怎么来了呀?”

    赵兴笑笑,“杨队长,这不放了一天假,我回家看看!”说完,赵兴凑到他的跟前,“队长,我见咱们村的民兵怎么都四处寻找什么东西一样?是谁家丢了东西吗?”

    杨凡摆摆手,“不是,是款爷家的老太婆丢了!”

    “什么?”赵兴有些惊讶,但是很快的,他就又问道,“看来,你今天是喝不成这酒了!”说着,赵兴就要走。

    杨凡赶紧拉住赵兴的手,“你小子今天是想引诱我!”

    “哪敢呢!”赵兴笑着看着他,“队长,我是觉得你应该很忙!”

    “不忙!”杨凡说道,“走,去我家!”

    说着,杨凡就拉着赵兴的手到了杨凡的家。

    到了家之后,杨凡自告奋勇的去了厨房,简单的弄了两个菜。

    赵兴把酒给杨凡倒上。

    “你小子在兵工厂上班挺好的?”

    “队长,还挺好,虽然有些劳累,但是,我觉得挺充实的!”赵兴说道。

    “那就好!”杨凡点着头,“来,干一个!”

    喝了一口酒,杨凡叹了一口气,“最近风声很紧,你也小心一点,估计有汉奸在咱们这里,兵工厂应该就是鬼子的目的,所以,你明白的!”

    “队长,看您说的,怎么能四个村的民兵都在,兵工厂没事儿!”赵兴说道。

    “说是这样说,但是一旦鬼子真的进来了,保不齐咱们得输!”杨凡说道。

    “能输了吗?”赵兴假装问道。

    “能啊,别看咱们这么多民兵,可是真有枪的可没有几个人,真的指望拿着镰刀斧头的人去和鬼子的真刀真枪的干,能打得过吗?”杨凡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你小子注意点吧!”

    “队长,你别说笑了!”赵兴笑着摇头,“你想想,虽然咱们民兵的武器装备不好,八路军的兄弟们也都在齐河西边,但是,这里可是咱们的腹地,鬼子也不敢进来呀,你看看,想要来咱们这儿,就必须先去南集村,我听说了,南集村加强了防守!”

    “就那几个人,还有郑泽壮那个家伙,能行吗?”杨凡不以为意。

    “那别说这个,单说咱们西集村,村口也有不少人,我都看见了!”赵兴给杨凡倒了一杯酒。

    “不行啊!”杨凡摇着头,“这些人只能起到一个侦查的作用,真的打起来,谁敢真的上!”杨凡无奈的喝下酒。

    “队长,千万不要长他人威风,你先想想,即便是咱们输,也得和鬼子干呀!”赵兴说道,“再说了,咱们兵工厂也有一个排的战士,都是有枪的”!

    “人太少!”杨凡直接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鬼子想要夺了兵工厂,就必须拿下南集村,可是你知道吗?有一条路是不需要经过南集村的!”

    “队长,你别说笑了,我虽然来咱们集村时间不长,也就几年时间吧,但是,这里的路我也熟悉,除了南集村,根本没有其他路到达咱们这里!”

    “这你就不懂了!”杨凡笑笑,“南集村有一个猫儿沟,那里是一条水道,可是现在结了冰,完全可以顺着猫儿沟过来!”

    说完,杨凡笑笑,“猫儿沟直接能够到达兵工厂的山下!”

    “行了,行了!”赵兴赶紧摆手,“你要是再说啊,可就真的透露了秘密,这个我可不敢听了!”

    “这是什么秘密,猫儿沟哪个人不知道,虽然说猫儿沟地形不好,但是,一旦从猫儿沟过来,别说是拿下兵工厂,就是把咱们集村全部拿下也不在话下!”杨凡说完,自己倒了酒,“不过,这事儿我也得好好想想,明天,我就和政委说说,看看能不能把这个猫儿沟给堵上,要是能堵上,那就万无一失了,只是,齐河那边的战斗不停,怕是没有足够的兵力过来!”

    “队长,队长,咱们喝酒,这事儿这话也别说了,好吗?”说着,赵兴和他碰了杯然后一饮而尽。

    杨凡看着赵兴,“看来你小子是挣了不少钱,能请的起老子喝酒了!”

    “队长,你可是我的恩人,想当年,要是没有您,我可就死在外头了,这份恩情,我永世难忘!”赵兴又给他倒了酒,“什么都不说了,一切我想说的话,都在这酒里头了!”

    “行,废话不说了,今天只喝酒,”说完,杨凡又一杯酒下肚。

    酒过三巡,酒桌上的菜也都一扫而净。

    杨凡有些喝多了,直接上了床上去休息了。

    赵兴也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出了门而去,他回头看了一眼杨凡,然后得意的笑了一下。

( 抗日之暴力军团 http://www.ayaxs520.com/0/900/ ) 移动版阅读m.ayaxs520.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抗日之暴力军团》,方便以后阅读抗日之暴力军团第2190章 无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抗日之暴力军团第2190章 无题并对抗日之暴力军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