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古月

《》W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夫 本章:《》W

    《清源古月》w

    按下古月山人和春莺的生死,再说白茂和蓝萍二人,继续到处诱人交换,以达成他

    们采补的目的,前前后后也已经成功了数十次,这日,来到鲤城东郊的一家客栈。

    这家客栈名唤“云来小栈”,名曰小栈,规模并不太小,由於在城郊,建筑为单层

    四方合院的方式,那院子颇大,东西约有五十步之远。

    是日午后,蓝萍在睡觉,白茂在东边的厢房远远注意注意西厢的一对夫妇模样的年

    青男女,他们是较早宿店的,多见在屋内,不甚见在院里和酒肆出入。

    蓝萍早和那对夫妇的男的见过面打过招乎,瞟过媚眼,现在就看白茂制造机会让她

    和这个男人单独在一起,所以白茂一直在留神注视。

    白茂终於等到机会,他见到他所监视西厢房间里的女人出来,侧身出了大门,并往

    进城里的方向走去。

    白茂远远望去,那女子身段不错,背影甚至有点儿似曾相识,心里暗暗得意。

    白茂认为机会到了,於是他叫醒蓝萍,叫她准备一下,然后自己便向西厢走去。

    白茂走到他的目标房间,门没有关,於是他在门口说道︰“里面的大爷,小的有事

    相求,可否一见。”

    房中人说︰“有什么事请尽管说吧!”

    白茂道︰“里面的大哥,小弟的老婆有点小疾,小弟必须进城抓药,但不放心她自

    己一个人留在客栈里,小弟的意思是,能否请大嫂过去关照一下,我入城抓到药即回,

    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哦!真不巧,我老婆也刚好进城去,不能帮你了!”随着说话的声音,从屋里走

    出一位眉清目秀的壮汉。

    白茂又说道︰“不过,我实在是需要进城一下,又不放心,兄台可不可以替我注意

    一下对面的客房,万一我老婆有什么事,帮忙照应一下。”

    壮汉说道︰“哦!既是兄台交代,小弟岂可推托,祇是一有事来,男女受授…”

    白茂打断她的话说︰“放心,我们是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万事拜托了?”

    白茂说完,回到东厢对蓝萍说了几句,也出门向入城的方向走去。

    白茂才出大门不久,蓝萍便从屋里出来,跌跌撞撞地似乎要追出去,却无力地扶在

    门口的树杆上,似乎走不动。

    壮汉在对面看见,慌忙飞跑过来,问道︰“大嫂身体不适,怎么出来了?”

    蓝萍没答话,祇把娇躯向男人怀里扑倒过去,壮汉祇好把她扶着。

    进了屋里,蓝萍被扶躺在床上,壮汉转身就想离开。

    蓝萍连忙出声道︰“好汉留步!容小妇人多谢!”

    壮汉道︰“你丈夫出去之前吩咐我看顾,都是出门人,不必客气了!”

    蓝萍道︰“你怕外人见到嫌疑,不如把门关了,我有话对你说。”

    壮汉略一迟疑,但还是把门掩上了。

    “大爷,你的心肠真好,多谢了,不知大爷怎么称呼呢?”

    “小姓刘,单字江,你歇着吧!我…我还是过去了。”

    “刘大爷慢些走,还觉得你我在酒栈时眉目传情吗?”蓝萍一边说着,一边假意拉

    拉棉被,让一双修长洁白均莹的大腿露出被外。

    刘江本不是个非常好色之徒,但是看到蓝萍的骚浪媚态,也不禁动了色心,现在再

    看到蓝萍故意将一双大腿露出,一种诱惑神秘之感,冲击起他的色性大动,双眼也微微

    暴起了血丝。

    蓝萍见到刘江之状,知道这男人已经上钓,不禁假意叫道︰“哎哟!我刚才出去一

    下,肚子好痛,胸口也疼,请你帮我揉揉,好吗?”

    蓝萍边说,边拉着刘江的手,伸入棉被中,里面已是敞胸露肉。

    这时的刘江,可说有生以来,碰上的女人都比较娇柔做作,第一次遇到这种骚浪主

    动的女人,何况蓝萍又长得美艳成熟,一时也飘飘然了。

    蓝萍拉着他的手,摸到蓝萍那两粒柔软坚实的丰乳,已是冲动得克制不住。

    刘江低头在蓝萍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上去,而蓝萍也伸手环抱着刘江,吐出了丁香

    小舌,任由刘江去吮吻。

    他们两人吻得那么的狂,那么的热,使蓝萍都喘不过气来,而鼻息也加速了。

    刘江低下头去,张嘴含住蓝萍的rǔ头,而且一只手也在上一阵乱捏、乱搓、乱

    揉着,另一只手在蓝萍的穴中阴核上,轻轻的上下左右的揉动,将蓝萍的阴核,揉得更

    硬,小溪中不时冒出一阵阵的yín水。

    蓝萍被刘江用嘴啜吮.用手摸揉得全身抖着,口中不时发出︰“啊…啊…啊…”

    蓝萍此时已泛起无春意,自己也忍不住的伸手去解刘江身上的衣物。

    刘江已吻起兴来,慢慢由rǔ头渐渐向下吻去,吻着肚皮,吻着肚脐,吻着小腹,吻

    着那茂盛的森林溪流,吻着那坚硬弹跳的阴核,并用舌尖挑动着阴核,每当舌尖挑动一

    下阴核,蓝萍的全身加同触电般的抖了一下,口中也“啊”的一声。

    蓝萍被刘江吻得冲动不已,顺手提着刘江的大ròu棒往口中套弄,并用舌尖在马眼轻

    轻挑动着,把刘江的大ròu棒挑动得暴涨不已,如同脱疆的野马一抖一抖要往前冲似的。

    蓝萍破刘江吮弄得欲火高涨,浑身火热,yín水直流,她自己动手剥光衣服。

    口中直呻叫︰“哦…啊…摸死我了…啊…玩死人了…”

    而刘江身上的衣物,也给蓝萍全部除去,刘江现在已是裸的一个男人了。

    此时两人全身一丝不挂,相拥相揉,更加快感,蓝萍已被欲火燃烧得语无伦次,央

    求着道︰“哥哥…求求你…做做…好人…啊…妹妹…痕痒…里面…好痒…水…一直…流

    出来了…啊…痕到…心头上了…求求你…插插…妹妹吧…”

    刘江早已被逗得底下的大ròu棒也有些涨痛了,而内心也被欲火焚得难忍了,他恨不

    得一头插入蓝萍穴中,但他也算是个中好手,一定要等到女人春情洋溢,求助於他,才

    想插入,届时更会功果完满,所以他尽量忍耐,强压制自己的欲火,不敢举妄动。

    现在的蓝萍已动情的求助於他,他马上转过身来,低下头去吻着蓝萍的眼、鼻和嘴

    唇,蓝萍则已忍受不住,玉手托着刘江的大ròu棒,直往她的穴中送去,并且下身往前一

    挺一挺的迎凑。

    因为蓝萍的làang穴已流着不少yín水,当大ròu棒撞到洞口,再经她一挺屁股,便顺利的

    把到刘江的大ròu棒含住,又紧又暖,刘江一时感到无比舒畅,顿时将一根八九寸长的大

    ròu棒,用力往下一插,整根大ròu棒随着蓝萍的yín水顶利而入,紧紧的抵住了穴芯子。

    蓝萍被刘江那根大ròu棒猛然塞入,大ròu棒紧抵穴芯子时,像是窒息已久而突然通了

    气般,全身舒服得紧紧搂住刘江。口中颤抖地叫道︰“哎呀…痛…不来了…哎呀…都顶

    到人家…心口上来了…会顶穿…人家的…心…啊…”

    蓝萍的小làang穴夹了一夹,夹紧了刘江的ròu棒,闭上妙目儿,小嘴娇喘着,打了个寒

    颤,忽然扭了扭大屁股,那塞紧了xiāo穴内的大ròu棒,涨得她怪酥麻的。

    刘江被蓝萍春情荡漾的举动,弄得心焚难耐,不禁也加速的起来。

    蓝萍被抽得畅叫着︰“啊…好哥哥…人家…被你弄得…怪难受的…要死啦!”

    就在蓝萍欲仙欲死的时候,白茂已经追上刘江的女人,他赶在她前面截住,刚要出

    声说话,却不禁楞住了。

    原来,刘江的女人竟是他的小师妹紫兰。

    紫兰也奇怪地出声说道︰“二师兄,是你呀!我正在找你和师姐哩!”

    白茂惊魂稍定,赶紧问道︰“那…那么,旅店里的男人是…是…”

    “是我下山后碰到而住在一起的男人,怎么了,有事吗?”紫兰问道。

    “不好…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师兄你认识他?”紫兰奇怪的问道。

    “不…不是!”白茂显得有点儿尴尬。

    紫兰可是个追根究底的女孩子,她又问道︰“那么,师兄怎么知道刘江不好?”

    白茂道︰“师妹,我们快回店里去,回去你就知道了。”

    二人快步回到客店,直奔东厢而来。

    来到蓝萍的房间门口十来步,已经听闻女人在里面淫声浪叫,一个店小二模样的在

    门口逗留,见白茂回来,才慌忙避开了。

    白茂单手一推,房门应声而入,蓝萍的淫声浪叫止住,但屋里床上,一对赤身

    的男女还在床上翻云覆雨,从姿势看来,两人的肉必定是连在一块的。

    刘江的脸色颇尴尬,蓝萍则兴奋地说道︰“小师妹,你这么也在这呀!”

    白茂脸无表情地说︰“我们闹笑话了,刘江的女人正是小师妹!”

    蓝萍不禁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小师妹,我故意勾引你的男人,目的也是让你

    白茂师兄得到你这个刘江的女人,想不到大水冲了龙王庙,笑死我了!”

    刘江摸不着头脑地说道︰“你们到底说些什么嘛!我怎一头雾水呀!”

    紫兰走到刘江身旁,笑着说道︰“你正在弄干的女人,其实是俺师姐,也是俺二师

    兄的女人,俺奉掌门师姐之令,下山找他们两个,却遍寻不获,原来她和二师兄下山,

    专门勾引别人夫妇交换,得以采补修练武功妖术,这次可撞到正了。刘大哥,你放心把

    俺师姐弄干个人仰马翻吧!俺也要带二师兄去咱们住的那边重温旧梦了!”

    紫兰说完,拉着白茂往外就走,白茂被拉到门口时,顺手把门关上,然后俩人直奔

    紫兰和刘江所住的房间。

( 清源古月 http://www.ayaxs520.com/10/10215/ ) 移动版阅读m.ayaxs520.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清源古月》,方便以后阅读清源古月《》W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源古月《》W并对清源古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