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丈夫

第1454章 爆炸,宫中慌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迪巴拉爵士 本章:第1454章 爆炸,宫中慌乱

    赵颢弄了一个竹条编的大筐,下面垫几层细竹片编的东西,把尿土放进去。

    把大筐吊起来,下面放个木桶,然后开始用热水浇淋。

    千辛万苦弄了许多水,然后熬制……

    过程就不赘述了,最后得了不少结晶体。

    一股子奇怪的气味弥漫在附近,这几日无风,全让赵颢自己享受了。

    二大王病了。

    他挑着木桶操练的事迹深深的打动了大家,于是有人偷偷去告状,说是二大王怕是抽抽了。

    老娘的儿子能抽抽?

    高滔滔令人抽了告状的人一顿,可却压不住传言。

    疯了!

    二大王真的疯了。

    每天在烧水,旁人压根不给靠近,谁敢靠近就是一瓢滚水。

    亲娘啊!那真是滚水!

    要是被泼在身上,怕是会皮开肉绽。

    而且那附近总是有股子很**的味道,有人说是骚味,骚的让人难受,让人干呕不止,可二大王却甘之如饴让人很是费解。

    过了两天,赵颢说是自己的床上有虫子,叫人去要硫磺来熏。

    硫磺入药历史悠久,号称药中的大将,凶猛无比啊!

    听闻二大王想用硫磺来熏床,几个御医摇头晃脑的赞叹了一番,又引经据典的说了用硫磺熏床的好处,引得众人一阵赞叹。

    有人说道:“二大王竟然颇知药理,若是能学了医术,想来也是一段佳话。”

    众人都笑了笑。

    “二大王无事嘛。”

    赵老二没事干,不,是不能干事,免得引发忌惮。

    若是能教授他医术,想来以圣人对子女的溺爱,那位师傅定然会青云直上。

    “说是他想学杂学。”

    “可圣人却不许,说是容易引发争斗。”

    “杂学……那是项庄舞剑,他们是针对的沈郡公,二大王只是池鱼之殃罢了。圣人不想二大王掺和进去也是一片慈心。你们想想,二大王若是掺和了进去,那岂不就是掺和了政争?”

    众人点头。

    “谁都能掺和,就皇子不能。”

    “皇子不能选边站啊!”

    “沈郡公怕是会生气吧。”

    “那有何用?”

    “圣人出手了,他就算是气个半死也无济于事。”

    “连官家都没办法呢!”

    一阵轻笑后,有人说道:“当今官家和圣人……也是一顿佳话嘛!”

    官家和圣人伉俪情深,这个真算是佳话。

    而赵颢得了硫磺后,只是笑了笑。

    这天气冷,每日还是烧了炭盆。

    宫中的木炭自然是极好的,加上硫磺,又加上他几番折腾出来的尿土结晶。

    按照沈安交代的比例和方法,最后得出了一坛子东西。

    “这个东西真有用?”

    一堆白土而已,外加每日都能见到了木炭,就是硫磺少见些。

    可以前炼丹的道人没少用硫磺啊!

    这三样东西加在一起就成了他脱困的宝贝。

    试试吧。

    选在什么时候呢?

    白天吗?

    赵颢摇头,他觉得白天不大好。

    因为这东西一旦发作起来,火光必然是有的。

    可大白天能有几个人看到火光。

    若是没人看见,那岂不是锦衣夜行?

    不,给给瞎子抛媚眼。

    于是他依旧选择在了晚上。

    夜不深,人不静。

    赵颢把坛子弄了出来,然后插了根自己弄的引线。

    放在哪里呢?

    赵颢觉得还是放在墙边最好。

    他把坛子放在墙边,回身,见没人出来,心中大定。

    他拿着烛台出来,点燃了引线,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跑。

    他刚跑进屋里,侧面有个内侍大抵是想拉屎,就打着哈欠出来。

    冷天上茅厕就是受罪啊!

    “回去!”

    赵颢喊了一嗓子,那内侍却只是一愣,然后回身准备过去。

    “二大王又病了?”

    轰!

    爆炸声中,火光一冲。

    气浪马上就席卷而来。

    围墙轰然倒塌,泥沙碎屑四处飞溅。

    内侍只觉得背后被谁给推了一下,然后就趴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

    巨大的恐惧让他括约肌一松,接着屎尿齐流。

    赵颢出了房间,呆呆的看着前方。

    卧槽!

    沈安!

    沈郡公!

    安北凶!

    沈大爷!

    粪坑里竟然真的刨出了火药。

    你教的竟然是真的。

    内侍宫女们都出来了。

    大家都在看着硝烟未散之处。

    那一截围墙已经倒塌了,周围一片狼藉。

    众人看着赵颢。

    二大王,您这是弄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

    ……

    轰!

    赵曙和高滔滔正准备就寝了,听到爆炸声后,他下意识的就喊道:“有逆贼!”

    他见识过火器的操练,所以印象深刻,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什么。

    “保护官家,保护圣人!”

    陈忠珩出现了,他冲进来,先是确定床上的帝后无恙,才回身喊道:“去皇城司,告诉张八年宫中有人谋逆!”

    有内侍狂奔而去。

    “都站在外面,拿着东西,凳子好,木棍也行,你……你拿着枕头作甚?”

    陈忠珩一阵指挥,殿外就初步形成了一条防线。

    ……

    爆炸声传到曹太后那里时,她正在看经文。

    深宫寂寞,若是没有排遣的法子,人会被逼疯。

    看经文,从经文里寻找安静的力量,这是许多人的共同选择。

    听到爆炸声后,外面的飞燕惊呼道:“有火光!”

    昭君正在外间烤火,听到声音就跑进来。

    “娘娘……”

    不知何时,曹太后已经手持长刀,脚下也换了一双轻便的鞋子。

    “慌什么?”

    她疾步往外走去。

    “听声音是在前面,若是有人谋逆,必定是往帝后那边去,身强力壮的都跟着老身来,其他人留守,不得妄动,否则军律无情。”

    她情不自禁的就用了军律这个词,女官夏爽犹豫了一下,就拿起一枚粗针跟在了后面。

    宫中有些慌乱,四处都有人在乱跑。

    “各自回去,谁敢在外面乱跑的,一概拿下,做谋逆处置。”

    人心惶惶之际,手中拎着长刀的曹太后就像是定海神针。

    那些人惶然站在边上,曹太后沉声道:“都回去,稍后各处检查,不在本位的拿下了再说。”

    “遵命。”

    无数人低头,曹太后带着人一路去了帝后那里。

    那里此刻已经多了几十名强壮的内侍,看似坚不可摧。

    “愚蠢!”

    曹太后毫不客气的骂道:“此刻最要紧的把帝后带到别的地方去,逆贼若是来寻寻不到,就会担心皇城司的人打进来,继而心乱如麻,敌军心乱如麻,咱们自然就能从容应对……”

    一番话说的陈忠珩无地自容。

    曹太后问道:“官家和皇后呢?”

    “娘娘。”

    赵曙出来了,拱手道:“却不小心惊扰了娘娘。”

    曹太后目光转冷,长刀指着赵曙身后的两个内侍。

    “退后!”

    赵曙心中一楞,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是担心他被劫持啊!

    那两个内侍退后后,曹太后心中一松,说道:“官家可去别的地方,这里就留下皇后即可。”

    这是准备用高滔滔来当诱饵……

    娘娘真是杀伐果断啊!

    这些人哪里见识过这等果决的手段,一时间都服气了。

    赵曙摇头,里面的高滔滔却说道:“官家只管去。”

    曹太后一双浓眉皱起,“官家自去,老身在此陪着皇后。”

    若是要牺牲,老娘也在这里。

    豪气干云啊!

    赵曙心中钦佩,刚想说话,就见一人飞奔而来,却是张八年。

    “张都知来了,好了好了。”

    众人一阵欢呼。

    “逆贼何在?”赵曙面色铁青,发誓一定要让那些逆贼死无葬身之地。

    不,弄死了逆贼之后,他们的家眷也不能放过,全数赶到灵州去牧马。

    张八年先是对曹太后拱手,眼中多了钦佩之色,然后才禀告道:“官家,并无逆贼。”

    “那先前的爆炸是哪来的?”

    赵曙的面色更难看了,“宫中并无火药,哪来的?”

    高滔滔见无事也出来了,后怕之余就说道:“那火药可是攻城略地的兵家利器,为何会突兀的出现在宫中,臣妾看这是里外勾结,定然有内贼。”

    赵曙点头。

    两口子都被气炸了,张八年却冷冷的道:“是二大王那里发出的爆炸。”

    “二郎?”

    高滔滔一愣,“二郎不是每日读书吗?不好,谁要害二郎?二郎可无恙?”

    这是母亲的本能反应。

    此刻高滔滔的眼神凶狠,张八年看着想到了自己当年追杀闻先生时遇到的野狼。

    那野狼有了身孕,当时的眼神就和此刻的高滔滔差不多。

    他低头道:“二大王无恙。”

    高滔滔松了一口气,“官家,臣妾想去看看二郎。”

    赵曙说道:“一起吧。”

    夫妻俩一路去了赵颢那里。

    皇子出阁后就不能在后宫居住,和赵顼一般,赵颢也是独居,只是地盘不大。

    官家和圣人一起来了,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站成排,赵曙一一看去,最后是赵颢。

    赵颢看着有些欢喜,拱手道:“惊扰了官家圣人,臣有罪。”

    “二郎……”

    高滔滔急匆匆的过去,这里捏捏那里摸摸,就问可曾受伤。

    少年意气,觉得这个世界都是自己的,哪里耐烦这个。

    “臣好着呢。”

    高滔滔见他好好的,回身就准备查问。

    赵曙已经站在了垮塌的围墙处。

    他嗅到了一些熟悉的硝烟味道。

    “谁干的?”

    众人默然。

    “火药乃是利器,宫中怎会出现?张八年!”

    赵曙的声音陡然一冷。

    “臣在。”

    张八年出来,大家知道要见血了。

    赵曙冷冷的道:“查清楚,但凡涉及的,全数拿下,朕只要消息!”

    这是让张八年放手去做,一切后果他来挡着。

    张八年刚想答应,赵颢尴尬的道:“官家,这……这是臣胡闹弄出来的。”

    嗯?

    赵曙看着他,目光中多了狐疑。

    帝王本能回归之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儿子怕是被谁给蛊惑了。

    “全数拿下!”

    发飙的帝王是不讲道理的,伺候赵颢的人都跪下了,有人喊道:“官家,小的冤枉啊!”

    “官家,真是臣做的。”赵颢此刻又想起了沈安的话。

    ——你若是让别人掺和,会出人命的。

    果然,现在没让人掺和都要出事了。

    他跪下道:“臣不敢妄言。”

    赵曙看着他,冷冷的道:“你哪来的火药?”

    赵颢看看四周,赵曙冷哼一声,陈忠珩说道:“都各自回屋等候处置。”

    等闲杂人等走了之后,赵颢说道:“臣是用杂学里的学识,自己弄成了火药。”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ayaxs520.com/4/4304/ ) 移动版阅读m.ayaxs520.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北宋大丈夫》,方便以后阅读北宋大丈夫第1454章 爆炸,宫中慌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宋大丈夫第1454章 爆炸,宫中慌乱并对北宋大丈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