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丈夫

第1821章 闪开,飙车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迪巴拉爵士 本章:第1821章 闪开,飙车了

    张八年来了。

    他的眼中全是怒火,“陛下,皇城司一名密谍被杀。”

    赵曙捂额,“说清楚。”

    密谍被杀,对方至少是实力不差,追回图纸的可能性又低了些,让赵曙很是头痛。

    “那密谍就死在城外两里的地方,就被抛在路边,可见那些人一心只想逃跑。”

    “可能追上?”赵曙现在只想找到那些下手的人,然后千刀万剐也好,全家为奴也罢,怎么狠怎么来。

    “皇城司的人勘察了地方,对方有快马,只是臣却有些疑惑,在大宋处处皆有巡检司,快马跑不出五十里就会被拦截,他们怎地还敢骑马出逃?”

    大宋的巡检司是个基础治安机构,各地都有,专门盘查有嫌疑的行人,并监督地方的情况,若是有小股造反,第一时间剿灭。

    众人一愣,觉得也是。

    韩琦幽幽的道:“若是他们扮作是传令的小吏呢?”

    这个想法太新鲜,但却让大家一下就惊住了。

    “若是如此,他们还能在驿站换马,不好了!”

    曾公亮怒道:“此事真不好了!”

    “慌什么!”

    众人正在恼怒,就见沈安进来。

    “此事臣以为韩相所言甚是。”沈安也认为那伙人会装扮成小吏,“他们的身份文书定然是伪造的,那么谁给他们伪造的,这个随后查就是了。目下就是如何追上他们。”

    “令骑兵去追赶。”

    赵曙杀气腾腾的道;“令他们无需怜惜马力,只管一路追。”

    “陛下,驿站的都是好马。”

    这个很痛苦啊!

    自从不缺马之后,大宋第一时间就给各处驿站换了好马,方便紧急消息及时传递,可现在这个决定却成功的坑了自己。

    “追!”

    赵曙咬牙切齿的模样有些吓人,韩琦等人应了。

    “陛下,臣请去追击。”沈安看着很有信心。

    赵曙皱眉道:“也罢,你带着邙山军,小心些。”

    “陛下放心。”

    众人刚准备出去,有人来禀告道;“陛下,城外有百姓嚎哭,说是……”

    “说了什么?”赵曙的心情正在极差的时候,看样子要爆炸了。

    来人说道:“说是您……您驾崩了,在哭呢!”

    老子想杀人!

    赵曙霍然起身,脑门上青筋直跳。

    “谁在造谣?”

    帝王驾崩也能随意说?这是别有用心!

    赵曙气得直喘息。

    韩琦面色凝重的道:“这是有心人弄的吧?”

    众人一路出宫,皇城前已经围满了人。

    “官家好着呢!谁在造谣?”

    一队军士在阻拦那些百姓嚎哭。

    “官家没事?”

    一个老汉激动的问道。

    “沈国公来了。”

    沈安走过去,皱眉道:“官家才将召唤宰辅和某去议事,谁说的那话?”

    老汉心中一松,茫然道:“有人说官家驾崩了,我等伤心,却不知是谁。”

    “某知道。”一个嘴角有颗黑痣的妇人说道:“先前有人说陈都知神色悲痛,还在城中打马,定然是官家出大事了。”

    老陈,看看你干的好事!

    沈安回身看了一眼皇城,觉得陈忠珩要倒霉了。

    你打马就打马吧,还神色悲痛干什么?

    他急匆匆的去了出云观,陈忠珩却在宫中跪着。

    “臣只是心中急切,没什么悲痛啊!”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会儿好像就是急切了些,哪里来的悲痛?

    陈忠珩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可赵曙在恼火之下就吩咐道:“你也去追赶那些贼人,追不到就别回来了。”

    啊?

    陈忠珩傻眼了。

    此刻他觉得不回来也没啥,可某的晏月啊!

    某怎么舍得我亲爱的晏月。

    他含泪出宫,本来想跟随皇城司的人出发,却听闻沈安去了出云观。

    “都知,去何处?”

    随行的宦官觉得自己倒霉催的,竟然被连带了。

    汴梁最精锐的骑兵已经出发了,他们拖在后面有屁用,只能吃灰。

    他们一路出了汴梁城,刚想打马疾驰,就听后面有人喊道:“闪开!”

    草泥马!

    陈忠珩的心情正在极度糟糕的时候,听到这嚣张的喊声,不禁恶向胆边生,回头骂道:“哪个粪坑里爬出来你这条……沈安?”

    城门那里,十余辆马车鱼贯而出,最前面一辆马车上,石板驾车,沈安就站在敞开的车厢上,双手扶着木板,看着格外的拉风。

    “老陈!”

    马车轻盈的跑了过来,竟然是双马拉车。

    “你这是弄什么?”

    陈忠珩觉得沈安大概是疯了。

    沈安笑道:“来不来?”

    陈忠珩想了想,“好!”

    他下马过去,随行的内侍傻眼了,“都知,那某呢?”

    “你回去。”

    陈忠珩上了马车,发现车厢很简单。

    “把绳子绑着腰。”

    沈安指指自己的腰部,一条绳子一头系在车厢上,一头绑住了他的腰。

    “弄这个做什么?”陈忠珩有些笨拙。

    “某来!”沈安出手,把绳子绑在他的腰上,用力一拉。

    “哦哦哦……要断了!”陈忠珩只觉得腰那里一阵剧痛。

    “没怎么用力啊!”

    沈安有些纳闷。

    “某腰上有许多瘤子。”陈忠珩龇牙咧嘴的,觉得很痛。

    “脂肪瘤吧。”沈安放松了些绳子,然后说道:“出发!”

    石板一拉缰绳,马车启动了。

    后面的十余辆马车上都是乡兵,他们带着各种兵器,手中拿着望远镜,不住的搜索着。

    陈忠珩一直不知道系绳子干什么,等马车渐渐加速后,他觉得有些心慌,“安北,太快了些,会不会翻车?”

    “不会!”

    翻你妹啊!

    沈安觉得这话不吉利,真想抽他一下。

    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随后挂在上面的几个铃铛被震动,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前方的行人闻声回头,见大车疯狂疾驰而来,赶紧避开了。

    “哪有那么快的马车?”

    “像闪电般的快。”

    马车上的陈忠珩已经慌得一批,他双手紧紧的把着扶手,头发被吹的往后面飞。

    “某的帽子!”

    随着车速越来越快,帽子也被吹飞了。

    “安北,慢些!慢一些!”

    陈忠珩不禁的喊着,恰好马车遇到一个小坑,猛地颠簸了一下,他不禁尖叫了起来。

    “淡定!”

    沈安却是一脸的享受,“再快些!”

    多久没飙车了?

    某多久没飙车了?

    沈安想到自己前世飙车的事儿,不禁热泪盈眶。

    泪水被高速掠过的风吹散,车队开始了狂飙。

    “啊……”

    陈忠珩在尖叫。

    这个时代,从未有人见识过这等速度。

    战马?不够!

    大车?

    普通的大车在这等速度之下,估摸着已经散架了。

    这马车就是出云观弄出来的新货,不管是减震还是各种平衡手段,都是大师级的表现。

    “叮当叮当!”

    半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了骑兵,却是皇城司的人。

    “让一让!”

    石板得意的喊道。

    想他石板当年只是个乞丐,可后来得了郎君的青眼,这才进了沈家。只是进了沈家之后,周二头号驾驶员的地位牢不可破,他只能另辟蹊径,从此走上了另一条路。

    那就是车技!

    前方的皇城司密谍们闻声回头,见一队大车高速冲来,不禁纳闷了。

    他们避在路边,看着大车疾驰而来,有人眨巴着眼睛,“好像是沈国公?还有那个尖叫的是谁?”

    “是沈国公,边上那个是……陈都知吧?”

    “这马车怎地那么快?”

    “来了来了!”

    车队飞速而来,然后冲了过去。

    一个密谍按下了被风带起的长发,呆呆的道:“这是大车?”

    “是啊!”

    “……”

    谁见过这等速度的大车?

    众人面面相觑。

    “那好像是沈龙图让出云观弄的马车,韩相有一辆。”

    “包相也有一辆。”

    “不过他们的马车和这个有些不一样。”

    “那就是最新的。”

    “可怕!”

    “……”

    这等马车颠覆了大家的认知,让皇城司的人后续提不起精神来。

    “快一些!”

    领队的密谍在喊,可大伙儿都懒洋洋的。

    “去了也无用,沈龙图带着乡兵呢!”

    “那咱们也得去,弄不好咱们先发现呢?”

    “也是,说不定咱们的运气更好,先发现了那些贼人!”

    于是皇城司的人快马加鞭的出发了,而且不断催促着战马加速,恨不能马上就追上去。

    可他们连大车溅起的尘土都看不到。

    “这是何等的绝望啊!”

    密谍们在哀嚎。

    “回头都知定然会说咱们是饭桶,可他哪里知道沈国公弄的马车风驰电掣,咱们拍马都赶不及。”

    ……

    车队在疾驰,陈忠珩终于不尖叫了。他浑身颤抖,见沈安一脸的陶醉,就问道:“安北,你就不怕翻车了?”

    “翻个屁!别说这话,不吉利!”

    “哦。”陈忠珩也觉得不吉利,但依旧不自觉的在担心着。

    “原来身上绑绳子竟然是为了这个。”

    马车一个颠簸,他尖叫一声,双手松开了,幸而被绳子拉了回来。

    “郎君,前面是骑兵,他们好像发现了那些贼子!”

    石板提醒了一句,沈安举起望远镜,就见前方数百骑兵正在奔驰,关键是他们已经拔出了长刀。

    只有在发现了敌人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拔刀。

    “竟然追上了?”

    沈安哈哈一笑,说道:“咱们来个后发先至,石板,加速!”

    石板欢喜的道:“好嘞,郎君您站稳了。”

    这等疾驰的情况下,坐是不可能坐的。

    “铛铛铛!”

    铃铛不断的发出声音。

    前方,数百骑兵在一个军侯的率领下追赶着。

    “军侯,他们就五人!”

    边上的军士狂喜不已,觉得这份大功在握了。

    军侯也很欢喜,“这功劳就是咱们的了,要活的!”

    他比较贪心,希望能活捉了这几个贼人,叙功时更得意一些。

    “停下!”

    骑兵们一直在喊,可前方的五骑却只顾着打马。

    这就是不打自招。

    而且那五人身穿官吏的衣裳,和宫中的推断一个样。

    “抓住他们!”

    军侯得意的喊道:“快些!”

    他们的战马都是营中先前挑选出来的,而他们自己也是骑术最好的那一批。军侯盘算最多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就能追上了。

    某的功劳啊!

    他欢喜不已。

    “闪开!”

    “铛铛铛!”

    后面有人在喊,同时铃铛在响。

    军侯回头,就见大车队疯狂冲来。

    那速度之快,就像是风驰电掣。

    卧槽!

    某的眼花了吧?

    他不敢相信有马车能跑那么快!

    ……

    依旧是双倍月票,求月票。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ayaxs520.com/4/4304/ ) 移动版阅读m.ayaxs520.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北宋大丈夫》,方便以后阅读北宋大丈夫第1821章 闪开,飙车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宋大丈夫第1821章 闪开,飙车了并对北宋大丈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